杜泽逊:近代着名藏书家

时间:2018-03-11 04:38 点击:

原标题:杜泽逊:近代着名藏书家

李盛铎,字嶬樵,一字椒微,号木斋,晚号麟嘉居士,江西德化人,光绪十五年进士,官至山西巡抚。入民国,任北洋政府大总统顾问、参政院参政、国政商榷会会长等职,晚年寓居天津。藏书处曰木犀轩、麟嘉馆等。伦明《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》:“德化李木斋盛铎,早年购得湘潭袁漱六卧雪庐书。聊城杨氏书最先散出者,如《孟浩然集》《孟东野集》《山谷大全集》等,皆百宋一廛故物,君皆得之。所蓄亦不限于古本,吾国今日惟一大藏书家也。”李盛铎1934年去世,1940年其子李滂将藏书售归北京大学图书馆,该馆编为《北京大学图书馆藏书李氏书目》于1956年印行。李氏售归北大的藏书共9309种59691册。其中善本书五千余种,宋元本达301种,旧抄本、稿本、批校本为数众多。日本古刻本、活字本、旧抄本及朝鲜铜活字本等达一千余种。傅增湘评论李氏藏书说:“量数之丰,部帙之富,门类之赅广,为近来国内藏书家所罕有。”又说:“其可贵,要以旧抄、名刻之名品丰富、包罗万象为最。”(《藏园群书题记》附《审阅德化李氏藏书说帖》)李盛铎生前除编有《木犀轩收藏旧本书目》《木犀轩宋本书目》《木犀轩元板书目》外,还撰有《木犀轩藏书书录》稿本二十册,着录一千四百六十四种。李盛铎还喜校书,并撰题跋。近年北大图书馆古籍部张玉范主任已将李氏题跋辑录成集,共173篇,又将《书录》稿本加以订补,合为《木犀轩藏书题记及书录》,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。又张玉范、沈乃文主编《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善本书录》,收入174种精品的图版,大半为木犀轩故物,可以参阅。

傅增湘,字润沅,号沅叔,四川省江安人,光绪二十四年进士,官翰林院编修、直隶提学使等职。北洋政府时期曾任教育总长、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长等职。1949年10月20日去世,年七十八岁。傅氏收集善本始于辛亥,自谓“逮辛亥解组,旅居沪渎,得交沈寐叟、杨邻苏、缪艺风诸前辈,饫闻绪论,始知版本雠校之相资,而旧刻名钞之足贵,遂乃刻意搜罗”(《双鉴楼善本书目序》)。二十年间,孜孜以求,成为藏书大家、校勘名家。傅氏先人收有元刊《资治通鉴音注》,1916年傅增湘收得百衲宋本《资治通鉴》,遂名藏书处为“双鉴楼”。1928年又收得南宋内府写本《洪范政鉴》,遂取代元本《通鉴音注》,仍称“双鉴”。三十年代傅增湘年近六十时,已校书万卷,并编成《双鉴楼藏书目录》四卷、《双鉴楼藏书续记》二卷,着录善本1238种。又编普通书为《藏园外库书目》,着录3347种,十余万卷。七十岁时又将六十岁以后所收善本249种编为《藏园续收善本书目》一卷。傅氏晚年曾将生平所收宋元善本重加审订,命其子忠谟编为《双鉴楼珍藏宋金元秘本书目》四卷,计收录宋刻本108种,宋写本1种,金刊本1种,元刻本59种,都169种。又总括平生校书797种16301卷为《藏园校书录》四卷。傅氏六十岁以后生计渐窘,早在庚午(1930)小除夕作《双鉴楼藏书续记序》时已自云:“偶自检视,则目存而书去者,十已二三。”知六十岁以前已多有出让。1933年又让出宋元抄校本120种给王绶珊九峰旧庐,1939年出让《周易正义》给陈清华(澄中),1942年出让宋元抄校100种,经上海书商转归陈群泽存书库。后又出让北宋本《史记集解》、宋蜀本《南华真经》给史语所。其余善本及手校本则或捐或让,大都归北京图书馆(参傅熹年《记先祖藏园老人与北京图书馆的渊源》,载《北京图书馆馆刊》1997年第3期)。傅氏一生获见宋元刻本、名家抄校极其丰富,皆有记录,经文孙熹年先生整理为《藏园群书经眼录》《藏园订补邵亭知见传本书目》出版。又所撰善本书跋,生前大都发表,晚年曾作修订,亦经熹年先生汇为《藏园群书题记》二十卷出版,计收580篇。至于散见各书首尾之题识,数量尚夥,不在其中。以上三大着作均可信今而传后,足以说明傅增湘为民国间第一版本大家。

张钧衡,字石铭,号适园主人,浙江乌程人,光绪二十年举人。家世从商,以经营丝绸及盐业致富。平生喜藏书,所收多宋元旧刊、名家抄校。1916年请缪荃孙代撰《适园藏书志》,收宋本45部,元本57部,黄荛圃校跋本26部,名家抄校及罕传之书近百种。钧衡1927年去世,其子乃熊,字芹伯,一字莛圃,承其父业,益加收集。1941年编《菦圃善本书目》,着录宋本88部、元本74部、黄荛圃跋本101部,共着录善本1200部。这批书于1941年由张寿镛、郑振铎等代中央图书馆收购,现藏台北。适园藏书钤“张钧衡印”“石铭秘笈”“择是居”“石铭收藏”“乌程张氏适园藏书印”“菦圃收藏”等印记。

刘承干,字贞一,号翰怡,别号求恕居士,浙江吴兴南浔镇人,生于光绪八年(1882),卒于1963年。祖父刘镛,以营蚕丝致富。父刘锦藻,光绪二十年进士,撰《皇朝续文献通考》着名于世。承干出生书香门第,复饶于资,性喜藏书,藏书处曰嘉业堂,驰名海内外,至今保存完好。刘承干《嘉业藏书楼记》:“溯自宣统庚戌,开南洋劝业会于金陵,瑰货骈集,人争趋之。余独徒步状元境各书肆,遍览群书,兼两载归。越日,书贾携书来售者踵至,自是即有志聚书。逾年辛亥,武汉告警,烽燧达于江左,余避居淞滨。四方衣冠旧族,避兵而来者日益多,遂为中原文献所聚。如甬东卢氏之抱经楼、独山莫氏之影山草堂、仁和朱氏之结一庐、丰顺丁氏之持静斋、太仓缪氏之东仓书库,皆积累世之甄录,为精英所钟聚,以世变之日亟,人方驰骛于所谓新说者,而土苴旧学,虑仓卒不可保,为余之好之也,遂举而委贾焉。而江阴缪艺风参议、诸暨孙问清太史,亦各以宋元精椠,取值畀余。论者或喜书之得所归,余亦幸适会其时,如众派之分流,而总汇于兹楼,以偿夙愿。都计得约六十万卷,费逾三十万。”刘氏书以明刊本、抄校稿本见长,均逾二千种,清人集部约五千种,亦蔚为巨观。1941年以二十五万元售给中央图书馆明刊本一千二百余种、抄校本三十六种。经收者徐森玉、郑振铎,盖拔其菁华以去。清人集部大都在建国后让归复旦大学图书馆。其《永乐大典》四十余册抗战中售给大连满铁图书馆,后为苏军掠去,建国后璧还,现存北图。南浔嘉业堂及所余图书、书版均归浙图。刘氏于民国间曾刊刻图书多种,“网罗前哲遗编,曰《嘉业堂丛书》;汇集近儒述作,曰《求恕斋丛书》;限乡贤所着者,曰《吴兴丛书》;阐性理微言者,曰《留余草堂丛书》。又精椠影宋《四史》《晋书斛注》《旧五代史注》及金石诸书”(《嘉业老人八十自叙》)。所刊皆孤本及罕传之本,并延海内通人如缪荃孙、叶昌炽、王舟瑶、陈毅、孙德谦、杨钟羲、况周颐、董康等主其事,多缀序跋,述其原委。计刻三千余卷,为不朽盛业。刘氏又聘缪荃孙、董康、吴昌绶等为撰《藏书志》,近经复旦大学吴格先生精心整理为《嘉业堂藏书志》(附刻书序跋)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。刘氏藏书印以“刘承干字贞一号翰怡”白文方印、“吴兴刘氏嘉业堂藏书印”朱文方印、“吴兴刘氏嘉业堂藏书记”朱文长方印较常见。

周叔弢,名暹,以字行,别署弢翁、老弢,安徽东至人,1891年生于扬州,1914年移居天津。1984年去世,年九十四岁。藏书以宋元旧刊及名家抄校本为主,藏书处曰自庄严堪。傅增湘《题周叔弢勘书图》云:“旅津二十年,殖业余闲,无日不以访书为事,厂肆之人,苕舟之估,麇集其门。内而天府馆库之旧储,外而南北故家所散逸,珍异纷罗,供其采择。由是频岁所收宋元古椠殆百帙,名钞精校亦称是。声光腾焯,崛起北方,与木犀轩、双鉴楼鼎足而立。”又云:“悬格特严,凡遇宋刻,卷帙必取其周完,楮墨必求其精湛,尤重昔贤之题识与传授之源流,又其书必为经子古书、大家名着,可以裨学术、供循讽者。至钞校之书,审为流传之祖本,或名辈之手迹,必精心研考以定其真赝。”(《藏园群书题记》附)1952年周叔弢以藏书精品715种2672册捐献国家,藏于北京图书馆,后由冀淑英编为《自庄严堪善本书目》。1954年将中外文图书、杂志3521册捐南开大学。1955年将清刻古籍3100余种22000余册捐天津图书馆,1972年将善本书籍1800余种9100余册捐天津图书馆。1981年将敦煌卷子200余卷、秦汉古玺900余方及字画、古墨多件捐天津艺术博物馆。其余零星捐献贵重图书文物又有多次。周氏藏书多钤“周暹”白文小方印,而校勘题识,字画端谨,皆爱书之意。

郑振铎,笔名西谛,福建长乐人,1958年出访阿富汗、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时飞机失事身亡,年仅六十岁。郑振铎为现代着名文学家和学者,又是着名藏书家。1937年郑振铎《西谛所藏善本戏曲目录跋》云:“余性喜聚书,二十年来节衣缩食所得尽耗于斯。于宋元以来歌词、戏曲、小说搜求尤力。”叶圣陶《西谛书话序》:“振铎讲究版本,好像跟一般藏书家又不尽相同。他注重书版的款式和字体,尤其注重图版——藏书家注重图版的较少,振铎是其中突出的一位。就书的类别而言,他的搜集注重戏曲和小说,凡是罕见的,不管印本抄本,残的破的,他都当宝贝。”赵万里《西谛书目序》:“《诗经》《楚辞》,到戏曲、小说、弹词、宝卷,面面倶到,齐头并进,四十年如一日。”郑氏去世后,夫人高君箴把全部藏书捐献国家,藏于北京图书馆。冀淑英《辛勤聚书的郑西谛先生》:“他以毕生精力辛勤收集中外图书17224部,94441册,其中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版刻都有,而以明清版居多数,手写本次之,就数量和质量论,以一人之力搜集如此之富,在当代私家藏书中,可算是屈指可数的。”北京图书馆择其精善古籍7740种编成《西谛书目》由文物出版社出版。《书目》五卷,集部占三卷,其中明别集306种,清别集762种,总集801种,小说682种,词555种,曲667种,弹词鼓词299种,宝卷91种,均见专长。又史部传记287种,地理199种,目录295种,子部艺术334种,杂家313种,类书137种,丛书118种,亦富特色。郑氏书不以宋元版见长,但罕见本特多,学术资料价值极高,为—般藏家所不及。郑氏题跋有吴晓铃辑《西谛书跋》二册(1998年文物出版社出版),收640余则,并有吴氏案语及注释,颇为精善。郑氏尝代北京图书馆购《脉望馆钞校古今杂剧》,又代中央图书馆在上海收购古籍善本(其中刘氏嘉业堂、张氏适园两家书为大宗)。尝辑《玄览堂丛书》初二三集、《古本戏曲丛刊》初二三四集,皆善本影印,又撰《插图本中国文学史》《中国俗文学史》《中国版画史录》等,均传世之作。郑氏藏书印以“长乐郑振铎西谛藏书”行书朱文方印、“长乐郑氏藏书之印”篆书朱文长方印为常见。

摘自杜泽逊:《文献学概要》,北京:中华书局,2001年,第123-128页。图片来源:网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